“碰瓷吗?他打麻将激动猝死,凭啥要我赔40万?”且看法院如何判

江西景德镇,本地男子张某,文化程度不高,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,为了生活,他在自己居住的小区里,开设了一个麻将馆。

来张某的麻将馆里打麻将娱乐的,主要是小区里的退休大爷大妈们,张某经营这个麻将馆,虽然收入不高,但还比较稳定,勉强能糊口。

家住该小区的老人帅某涛,非常喜欢打麻将,经常去张某的麻将馆打麻将,是张某麻将馆里的常客。

帅某涛年龄较大,身体不是很好,患有高血压、脑出血、心脏病等多种基础疾病。

但是,他从未向他人透露过自己的身体健康情况,张某等人自然也不知道。

2020年9月14日下午,帅某涛又像往常一样,早早地来到了张某的麻将馆里。

由于时间尚早,客人不多,张某便自己顶上,和另外两人一起,加上帅某涛,四人凑齐了一桌麻将,有说有笑地玩着。

当天帅某涛手气出奇地好,接连和牌,到了最后,结果全场只有他一个人赢,其他三家都输,帅某涛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就这样,四人玩到了下午5点钟左右,散场时,帅某涛心情大好,笑着清点手里赢来的钱。

突然,只见帅某涛脸色苍白,随后慢慢地倒在了地上,双手像抽筋一样,抖个不停。

张某等人见状,连忙上前扶他坐下休息,并给他递上了一杯水。

同时还向对面诊所的医生求助。

过了一会儿,见帅某涛老人没有好转,张某和其他人等,又立即联系了他的家人,同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。

随后,救护车很快到达,车一停稳,大家迅速将帅某涛送上救护车,开往医院检查,抢救治疗。

遗憾的是,此后经过多次转院治疗,帅某涛老人最终因医治无效死亡。

后经法医鉴定,帅某涛死亡原因为脑出血。

事情发生后,公安机关查封了张某的麻将馆。

经调查,公安机关发现张某开设棋牌室麻将馆,没有按规定申请办理相关手续,遂对张某给予了相应的行政处罚。

帅某涛老人去世后,其家属感到难以接受,出门时还好好的人,转眼便天人永隔了。

帅某涛老人的家属们认为,老人是在张某的麻将馆里发病去世的,张某作为麻将馆的老板,有过错,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。

同时,另外两个和帅某涛老人一起打麻将的,也应当赔偿。

但是,对于帅某涛家属的索赔请求,张某等三人,一致予以了拒绝。

协商无果后,帅某涛老人的家属,一纸诉状,将张某和另外两人,一起告上了法院。

他们提出:

1、张某作为麻将馆的经营者,没有尽到安全保障责任,导致帅某涛发病去世,存在过错,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。

2、张某经营麻将馆,没有取得相关批准手续,被公安机关给予了相应的行政处罚。

张某存在违法行为,具有过错,应当承担帅某涛死亡的赔偿责任。

3、事发当天,参与打麻将的另外两人,对帅某涛的死亡,也存在一定的过错,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。

4、根据我国的相关规定,张某等三人应当赔偿医疗费、丧葬费、死亡赔偿金等共计40万元。(扣除帅某涛家属自己承担的部分)

法院审理期间,麻将馆老板张某和另外两人在答辩时,均称自己没有过错,拒绝承担帅某涛死亡的赔偿责任。

法院审理后认为,本案的焦点在于,被告张某作为麻将馆经营者,是否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,以及陪同帅某涛打麻将的另外两被告,是否存在过错。

首先,根据我国的相关规定,“宾馆、商场、银行、车站、机场、体育场馆、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”

娱乐场所的经营者,没有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,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。

但是,根据规定,以上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,不是无限的,应当在合理的、必要的范围内确定。

本案中,死者帅某涛系自身疾病发作,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,没有证据表明,张某知道帅某涛患有疾病的事实。

张某作为麻将馆的经营者,发现帅某涛的身体出现了异常后,及时给予了必要的救助,联系了其家属,并拨打120急救电话,安排救护车送医等,其尽到了合理的、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,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

张某经营麻将馆,因违反了行政法规,被公安机关给予了相应的行政处罚,这与本案帅某涛的发病死亡,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,不应成为其承担民事责任的理由。

同时,本案事发时,其他牌友在同死者帅某涛打麻将的过程中,没有与其发生过争执、推搡等引发帅某涛疾病发作的危险行为,即帅某涛发病,不属他人的外部行为引起,因而本案另外二被告,也不应当承担帅某涛死亡的民事侵权责任。

其次,本案帅某涛作为成年人,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,其自身患有多种疾病,却不顾危险,自愿参加文体活动,导致病发抢救无效死亡,民事责任,应当由其自行承担。

据此,法院作出判决,驳回了帅某涛家属的诉讼请求。

一审判决下达后,帅某涛家属不服,向上级法院提起了上诉。

二审法院经过仔细研究,认真审理后认为,本案一审判决事实清楚、证据充分、程序合法、适用法律正确,依法应予以维持。

遂作出裁定,驳回帅某涛家属的上诉请求,维持一审判决。

一、本案张某作为棋牌室麻将馆的经营者,尽到了合理的、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,依法不应当承担帅某涛死亡的民事侵权责任。

本案发生在我国现有规定之前,根据当时的相关规定,“宾馆、商场、银行、车站、机场、体育场馆、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、公共场所的经营者、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”

娱乐场所的经营者,没有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,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。

但是,以上规定中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,不是无限的,应当在合理范围内界定,不能过于苛刻。

根据以上法律规定,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,一般包括两个方面。

一是经营活动场所的设备设施等,应当符合安全保准,不存在安全隐患。

如果因经营场所的设施设备等,存在安全隐患而未予排除,造成消费者人身损害的,其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。

二是消费者遭受意外损害后,经营者应及时救助,送医等。

如果因救助不及时,延误了治疗,或者存在救援方面的失误和过错,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

本案中,张某经营的麻将馆,没有证据表明其存在设施设备方面的安全隐患。

同时帅某涛发病后,他及时给予了必要的救助,并联系了其家属,然后还拨打了120急救电话,安排救护车将帅某涛送到了医院抢救。

因此,根据以上法律的规定,本案张某尽到了合理的、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,不应当承担本案死者帅某涛死亡的民事责任。

相应的,另外参与打麻将的二人,也依法不存在过错,不应当承担帅某涛死亡的民事责任。

二、本案棋牌室麻将馆经营者张某的行政违法,与帅某涛的发病死亡之间,不具有民法上的因果关系,不能成为其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的法定理由。

本案中,张某作为棋牌室麻将馆的经营者,未按规定申请办理相关手续,违反了行政法律、法规的规定,被公安机关给予了相应的行政处罚。

但是,这种行政违法行为,与本案帅某涛的发病死亡,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,不能成为其承担民事责任的理由。

帅某涛的这一诉讼理由,没有法律依据,不能成立。

三、本案帅某涛死亡,系其自身患有的基础性疾病发作,经抢救无效引起的,民事责任应,该由其自己承担。

每一个人都是自身安全的第一责任人。

本案帅某涛作为成年人,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,应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负责。

帅某涛本人,对其自身的身体健康状况,无疑是最为了解。

其明知自己患有脑出血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等疾病,不宜久坐、不能情绪激动等,仍然不顾危险,去棋牌室打麻将,较长时间地娱乐,导致疾病发作,抢救无效死亡。

其过错,完全在帅某涛自身。

事实上,就本案情况而言,无论是麻将馆老板张某,还是其他人,对帅某涛老人患有多种疾病的事实,是一无所知的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帅某涛出意外,可以说是防不胜防,没办法避免。

如果在这种情况下,按帅某涛家属的说法,苛求张某和其他人,履行所谓的安全保障义务,是根本就没办法做到的,纯属耍流氓!

本案法院审理后,认为张某作为麻将馆的经营者,尽到了合理的、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,不应当承担帅某涛死亡的民事侵权责任,依法驳回了死者帅某涛家属的索赔请求,符合法律规定,亦合情合理,值得点赞。

最后,本案帅某涛老人突然去世,其家属的悲痛心情,是可以理解的,也令人同情。

但是,感情不能左右法律,法院最终判决麻将馆老板张某和其他牌友,不承担民事责任,无可指责,符合法律规定。

法治背景下,不再是“人死为大”,“谁闹谁有理”。

以前那种动辄赔、赔、赔,“人死为大”、“谁闹谁有理”的做法,与法治精神是背道而驰的,如今已渐行渐远,一去不复返了。

法律面前,只有违法者和守法者,有责就是有责,无责就是无责,拒绝“和稀泥”!

有法必依,执法必严,这才是法治的真正内涵。

对于本案,你有何看法?

无论你是赞同,还是反对,都可以在下面评论区发表你的高见,我们一起“华山论剑”!

欢迎留言讨论,下方评论区更精彩!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