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密局头目潜入浙江,怀疑副官是卧底,用麻将美色试探

作者:武陟东旭

“此人是谁?我怎么不认识?”毛森问。

“别人介绍的,精明能干,被我提拔为副官。”“黄鹰”回答。

“我怀疑此人是卧底,要用特殊的办法考察他。”毛森阴险地说道。

1950年9月,浙江定海盐河乡黄泥岙村,匪首“黄鹰”的老巢,迎来了一个神秘人物——军统(保密局)骨干毛森。

毛森,浙江江山人,跟戴笠是同乡,军统“三毛”(那二毛是毛万里、毛人凤)之一,他精明,凶残,狡猾。

抗战时期,他曾经三次被日军逮捕,都化险为夷。

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有一次在狱中,他还指挥手下,除掉了一个军统叛徒。

1949年初,汤恩伯岳父、浙江主席陈仪计划起义,被毛森看出破绽,导致计划流产。

蒋军败退台岛时,毛森也到了台岛。

他是个喜欢冒险的人,坐飞机降落在定海,做短暂“视察”。

这家伙阅人无数,从“黄鹰”副官的举止中看出了不对劲。

还真让他看对了,这名副官确实是我军打入土匪内部的卧底。

1950年5月,3野部队横扫浙江,定海宣告解放。

但浙江跟东北、西北和西南一样,也有不少土匪。

其中,有相当一部分是蒋军特务和军警残余,在蒋军的遥控指挥下,占山为王,搞暗杀、抢劫。

浙江临海,蒋军经常空投武器、物资和特务,这里的形势更加严峻,匪徒也更加嚣张。

在浙江定海,匪首“黄鹰”很嚣张,公然带着手下强奸一个姑娘。

此人真名王荣发,日伪时期是大汉奸,抗战胜利后当了海盗,干杀人越货的勾当。

定海解放前,王荣发接受了“江浙自卫纵队”司令江凤翔的委任,担任纵队大队长,跟人民作对。

盐河乡位于定海西北,三面环山,丛林密布,土匪在这里如鱼得水,给剿匪带来很大难度。

土匪们都如鱼得水,利用有利地形频繁搞破坏,制造恐怖气氛,严重影响到社会稳定。

县公安局长侦察股长史飞为此很是伤神,不知道该如何消灭这股土匪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得到一个情报,“黄鹰”委托自己的手下朱锡英,为自己招兵买马,发展成员。

听到这一消息,史飞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:派人打入匪巢,获取情报,最终消灭这股土匪。

想法很好,可是让谁介绍呢?

这时候,盐河乡长邬峰向史飞报告说:“办事员朱锡英很可能是内奸。”

史飞派人暗中观察后,发现此人跟土匪果然有来往,便果断将其秘密逮捕。

原来,朱锡英办事能力强,但他作风有问题,被土匪抓住把柄。

胆小怕事的他,不得已开始为土匪做事。

被公安局逮捕之后,朱锡英追悔莫及,表示为我方做事,以将功折罪。

史飞灵机一动,何不利用朱锡英,派人打入敌人内部?

县公安局长亓道学听了汇报之后,严肃地说:“这个计划不错,但是要保证卧底的安全,必须想办法控制好朱锡英,不让他这一环出事。”

史飞信心满满地说:“朱锡英胆小怕事,我把他的家人弄到公安局‘保护’起来,保证他不敢乱来。”

亓局长说:“下一步,就是挑选一个得力干将,确保圆满完成任务,你有人选了吗?”

史飞答道:“我倒是有了,不知道局长是否满意。”

亓局长说:“那我们就把各自看好的人名字写在手上,看是不是一个人。”

二人拿笔将理想的人选写在了手上,放到跟前一看,二人写在手上的名字是同一个人:赵之龙。

赵之龙1912年出生,定海本地人,参加革命已经8年。

他抗战时期就是武工队员,打入过伪军内部,见多识广,适应各种复杂环境,因此二人不约而同选中了他。

在朱锡英的介绍下,赵之龙化名蒋义,打入匪巢。

临行前,史飞交代说:“盐河乡虹桥庙门口有个香烟摊子,摊主是我们的人,负责你跟公安局的联系。”

接着,史飞千叮咛、万嘱咐,目送老赵上路。

朱锡英是办事员,很会说话,对“黄鹰”说:“我有个朋友,在宁波当过情报部长,这次在来定海想找个事干,正好遇见了……”

“黄鹰”正到处搜罗人才,当即把老赵留下。

老赵经验丰富,很快就取得了“黄鹰”的信任,被任命为副官。

可是,毛森看出了破绽,他感觉这个赵副官身上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,跟他认识的土匪和蒋军兵有本质上的不同。

哪里不同,说不出来,应该是他身上有着一种正气,或者说他缺少土匪的一些邪气。

毛森决定试探老赵。

当天晚上,毛森让“黄鹰”请老赵吃饭。

饭后,毛森建议打麻将,老赵却随口说道:“我不会。”

说完,借口有事离开了。

毛森

毛森的脸随即拉了下来,手不由自主摸向腰间,摁在了枪柄上面。

就这这时候,老赵回来了。

原来,老赵出去之后,觉得自己的表现有误,无论是当土匪还是在蒋军,哪有不会搓麻的?

自己那样说,不是露出破绽了吗?

其实老赵确实不太会搓麻,但多少还是懂得一点。

他急中生智,到哨兵那里借了点钱,转身回屋说:“我上月的军饷都花在妓女那里了,囊中羞涩,刚才是不敢打哇!现在借了点钱,没办法!一听搓麻就手痒。”

这一说,毛森的怀疑似乎解除了一些。

可是接下来,他又看出了老赵的反常,觉得对方牌技太烂,根本不像是老牌友。

毛森事后对“黄鹰”指出这一疑点的时候,这个土匪头子说了一句话,无意中为老赵解了围:“我的副官太精明,牌打不好恐怕是故意的,想拍上司马屁。”

尽管如此,毛森依旧不放心,还想试探一下。

试探什么呢?他忽然响起老赵说的那句话,把钱“都花在了妓女那里”,他灵机一动,决定用女人试探一下老赵。

次日晚上,毛森弄来了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,对“黄鹰”和老赵说:“兄弟们吃苦了,我今天给二位开开荤,你们好好享受一下。”

“黄鹰”一见女人就像猫见腥,或者说像雪狮子遇到火,化了半边。

他坏笑着冲着老赵一努嘴,搂着一个女子回屋,关上门,熄了灯。

老赵犹豫了一下,也搂着另外一个女子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到拉屋内,老赵就将那个女子放开,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大洋,压低声音说:“我得了杨梅疮,做不了那事,但是又怕他们笑话,一会我们要演一场戏,我大口喘气,你使劲叫唤……”

结果,这一关似乎又让老赵过去了。

但老奸巨猾的毛森依旧不肯罢休,又想到了一条毒计。

这天,土匪副司令刘麻子从外面带来一个我方人员,用黑头巾蒙着脸。

刘麻子说对“黄鹰”说:“这个是卧底,给公安局通风报信,让我们损失了6名弟兄,现在总算把他抓到了。”

“黄鹰”对蒙面人说:“老实交代,饶你一命。”

蒙面人说:“要杀就杀,不要啰嗦,老子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就成全你!”“黄鹰”狞笑着说。

说完,他拿出一把手枪递给了老赵:“蒋副官,你到山沟里,送这家伙上路。”

老赵接过手枪,带着蒙面人向山坳走去。

半路上,蒙面人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钱,塞给老赵说:“兄弟,放我一马吧,就说我自己逃跑了。”

说完,蒙面人扯下面罩跑向树林,还没有跑几步,老赵自己拔出手枪,瞄准了那人。

这时候,耳边响起了“黄鹰”的声音:“且慢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他的话音还没有落地,老赵的枪已经响了。

那人头部中弹,仰面朝天倒在地上。

“黄鹰”随后赶来,苦笑着说:“兄弟啊,误会了,哥哥我是试探你的,你可好,真的开枪了。”

老赵把枪交给“黄鹰”说:“大哥既然不相信我,那我告辞了。”

原来,蒙面人其实是个土匪,是毛森弄来试探老赵的。

那么,老赵是如何看出破绽的?是那人的“遗言”暴露了自己的。如果是我方人员,临刑前不会说“又是一条好汉”这样的话,这正是土匪强盗的口头禅。再说,如果是地下工作者被抓,肯定会被搜身,这人身上怎么还会有钱?

因此,老赵断定此人是个托,就毫不犹豫开枪了。

几次三番试探,老赵假装生气,要离开黄鹰。

“黄鹰”赶忙拦住,连连道歉:“蒋老弟(老赵化名蒋义),形势不妙,不得不小心,兄弟莫怪。”

老赵假装生气地说:“既然这样,我还在这待着干嘛?”

“黄鹰”又再三挽留,老赵这才留下。

就这样,老赵基本上取得了“黄鹰”的信任。

几天后,毛森放心地离开了,“黄鹰”的末日也快到了。

9月下旬,“黄鹰”突然告诉老赵说:“蒋副官,有好事!”

原来,毛森走后,来了一个特派员,决定给“黄鹰”一伙每人一支勃朗宁手枪,一支冲锋枪。

“现在只要把花名册交上,枪支就可以兑现了。”“黄鹰”眉开眼笑地说。

老赵一听大喜,就自告奋勇决定说自己去造册,好借这个机会,掌握土匪人数和分布地点。

可是这时候,毛森的特派员却使了个眼色,“黄鹰”改口说:“过两天再说。”

老赵一见,只好作罢,他心急如焚,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,还没有完成组织上交给的任务。

就在这时,发生了一个乌龙事件,跟老赵创造了机会。

史飞股长到宁波公安处开会,解放军22军64师到这一带剿匪,他们不知道老赵潜伏在这里,也不知道定海公安局的计划,根据群众举报在定海对“黄鹰”发动一场打击。

“黄鹰”借助有利地形,带领众土匪逃脱。

老赵也在其中,跟着转移。

这时,他看到一名我军战士,悄悄对他说了自己的身份,让他朝自己腿上开一枪。

战士不敢做主,请示了班长。

班长一想,合乎情理,如果对方是土匪,根本没有必要来主动挨枪。

就这样,战士向老赵的小腿肌肉处开了一枪。

老赵撕下一块衣服包扎好伤口,一瘸一拐归队,终于取得了“黄鹰”的信任,弄到了土匪的人数和分布位置,并且将情报交给了香烟摊的老板。

自然,敌人空投武器的时间和地点,也被我公安局得知。

接着老赵又对“黄鹰”说:“我们最好就在空投地点领取枪支,这样省去很多麻烦。”

“黄鹰”一想觉得有理:“蒋老弟啊,还是你脑子好使,鬼点子多,我要遭遇到你就好了。”

10月5日早上6时,定海地区的土匪都到牛肚湾等待蒋军飞机空投武器,结果他们被一网打尽,“黄鹰”被活捉。

一个小时后,蒋军飞机开始空投武器,全部被我军接收。

在审讯室,“黄鹰”见到了坐在对面的老赵,他后悔不迭:“老子有眼无珠,早知道这样,一枪把你给毙了。”

参考文献:《浙江剿匪记》,浙江人民出版社;《浙江剿匪纪实》,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

麻将新闻

老太的两个孙子因打麻将触电身亡, 父亲得知后, 煮了四碗面条

2023-9-26 6:06:55

麻将新闻

曾仕强:退休后沉迷于麻将,摆弄花花草草,这些都是不对的行为

2023-9-26 11:23:01

搜索